田明:如空谷幽兰(系列报道一)

发表时间:2017-09-11 00:00

  田明(咪咪),号燕鲁女史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美术师 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,中国书法学术研究院副院长,中国长安书画院副院长,陕西省书画艺术协会副主席。台北故宫书画院名誉院长丶客座教授。

  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获奖,入编《中国当代书法家大成》、《世界名人录》、《中国书画百杰》、《中国美术家》、《中国艺术家名人录》等国家级大型专辑。曾发表论文及散文作品《春蚕到死丝方尽》、《论黄道周书法及人品》、《自度前身是鸿雁》、《田横五百英雄士、边氏千篇芦雁图》。著有《黄道周书法楹联集句》、《郑板桥行书》、《将相和》、《水墨天地》、《田明书画集》等。


空谷幽兰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文/ 若 星

  第一次知道田明这个人,是在母亲讲给我的老故事中。

  那是在上个世纪的40年代,西安老城的一条古巷内,枝叶茂密的槐树荫下,暗自芬芳的玉簪花旁,经常有两位身着白衣黑裙或阴丹士林布旗袍、留着齐肩浓发、背着书包的少女携手走过。许多时候,她们是刚刚参加完由河北同乡会发起的各类公益、义卖等慈善活动归来。

   那时,伟大的抗日战争刚刚胜利不久,祖国山河破碎,满目疮痍,许多在抗战岁月中从河北、东北流亡到西安的河北同乡们便聚集在一起,互助、自救,更多地是举办各种公益慈善活动,去救助那些家无资产恒业、拖儿带女,因战乱中的迢迢逃亡之路而几近流离失所的同乡。河北同乡会中这些公益慈善活动的发起者,在早期,是伟大的革命音乐家、在国难中的中华大地家喻户晓的歌曲《松花江上》的创作者、河北定县人张寒晖;继张寒晖先生奔赴抗日根据地后,他的继续者,就是著名画家与艺术教育家、河北束鹿人(现辛集市)赵望云先生。同样为河北束鹿人的母亲,随着她的父母从东北流亡到西安后,与同样是河北同乡的田文真,两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,自然也就都成为了河北同乡会中各类公益活动的积极参与者。

  两位少女的方口布鞋,踏在由青石板铺就、被挑水人溅落下一路水花的巷道里,穿过黑漆油刷青砖雕刻、小石狮蹲守的门楼,就进了田文真家花木扶疏的院落。院子不大,几尾小鱼在藤萝下白底蓝花的瓷缸里浮出浮入。正房一溜三间,里面支着田文真父亲的画案,透过拉开着窗帘的玻璃,可以看到画案的主人正在伏案作画。


  这位气度威严的画家其实是位将军。姓田名韵清(1893-1963),号云青,河北深县人。1936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,身为国民革命军第68师师长的田韵清先生,胸怀满腔爱国热血,投身于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洪流中,参加过重创日军的平型关、忻口、晋西等重大战役;田先生还主动积极协同八路军并肩英勇杀敌,立下赫赫战功。

  抗日战争结束后,因不满于国民党的腐败,不愿参与针对共产党的内战,田韵清先生托辞退役,远离军政界,赋闲隐居于古城家中,以鬻字卖画养家。

  田先生幼年酷爱绘画,深受朱耸、边寿民、吴昌硕等名家影响。他颇爱大雁,家中养大雁数只,每日观察写生,笔下大雁姿态各异,栩栩如生,是继清代画家边寿民以来,专画大雁的著名画家。

  田先生的作品清新明快,格调高雅。画中有题字和诗词,是其夫人薛志元先生所作,夫妇配合意远情深。
   抗战期间,田先生还在战斗间隙,作画习字,举办过为抗日募捐的义卖画展,并多次举办个人书画展览,还同赵望云等大师举办过联合画展。

  解放后,田先生加入了美协,两位少女也成长为风华正茂的西北军政大学学员,她们依然保留着时时造访田先生画室的习惯。那时,或逢正午与傍晚放学时光,在田先生家院中张望、逡巡的那两位女学生,总是会被一个抱着小花猫、还穿着开裆裤、用怯生生的稚嫩童声向她们问好的小不点儿女孩儿追随。两位女学生将小不点儿女孩儿称为咪咪,也许是因为她总是抱着小花猫,也许是她发出的声音与小猫相近……

  当时的小不点儿女孩儿咪咪,就是后来的田明。

  


  第一次见到田明这个人,是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一次大型笔会上。

  那是一次中外友人的文化交流活动,大学毕业不久的我,还是首次见识这种场面。那天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,是一位年轻女子的书法现场创作表演。当时,只见这位黑发茂密、刘海覆额、文雅秀气、面容姣美的女子,气定神闲、沉稳淡定地亭亭玉立于会场中心,国内外友人以及后来成为陕西书界大腕的吴三大、杜中信等,还有她当时的丈夫薛铸均环伺周围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挥毫泼墨。大气、流畅,苍劲有力的书法作品,从她的笔下流泻而出,笔惊四座。

  这个场面,这位女子那种强大的气场,给当时身为青年记者的我,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;同时也得知,这位美丽且书艺精湛的女子,就是我久闻其名的、母亲同乡兼闺蜜的田文真阿姨的小妹咪咪,大名田明。

  其时,田明已经完成了幼承家学、专业深造的诸多过程,成为陕西书学院的一位职业书画家,多次受邀参加各类外事文化交流活动,颇负盛名。卢森堡王后来西安访问时,就是由田明为王后作画,一幅《喜咪咪》花猫图,几分钟便栩栩跃然于纸上,备受尊贵的王后赞叹。

  当年,陕西省著名剧作家与词作家王黎琦先生去北京,拜访我国人民音乐家施光南先生,便在光南先生家的客厅里,看到了经过精裱的署名“咪咪”的田明的画作——《小猫咪》。这幅 《小猫咪》,深得施光南先生及其夫人洪如丁女士的喜爱。施夫人还让黎琦先生回西安设法找寻“咪咪”,并且转交她赠予 “咪咪”的施光南先生的音乐光盘和一封信。

  真正与田明接触,并产生思想上的交流与业务上的合作,还是在我来到《文化艺术报》之后。

  近几年,经常在一些书画展览、书画笔会、书画挂历上见到田明及其作品。虽然时光已然过去了几十年,但感觉田明,仍旧是当年故事中所呈现与笔会上所亲见的那个温柔善良、单纯天真的女子。其实,又有谁知,这些年来,她在感情、事业及心灵上,承受了许多重大的打击。

  看似柔弱的田明,实则非常坚强。在经受了一个又一个挫折与悲伤之后,她擦干眼泪,坚强地站立起来,并自赋小诗以激励自己:“管它酷暑与严冬,躲进画中也成仙。”

  几十年来,她忍受着长期的孤独与寂寞,刻苦研习书画名家作品,从中汲取传统艺术的精髓以滋养身心,在墨海中默默耕耘,淡泊名利,与音乐、文学为伴,追求宁静,保持天真。她用心血、情感来创作书画作品,用智者未泯的童心来观察一切,她的画继承父亲及边寿民之画风、吸取八大山人之神韵,既传统,又有创新,笔下大雁或飞或卧,姿态各异,情景交融,栩栩如生,画面格调高雅,寓意深远。
   黎琦先生与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子墨曾评价田明说:她的书法功底深厚,结构大方,刚柔相济,草书笔笔龙飞凤舞,字字法度严谨;她的隶书秀美,变化自然,不落俗套;而她的“爨宝子”书法用笔方圆结合、大小错落、拙中见巧,金石味十足,从中可看出她的艺术修养及才气。

  造访田明,是早春的一个傍晚,在远离西安市区、临近终南山的一所宅邸里。斜雨脉脉,空气清新湿润,间有暗香阵阵伴着夜风袭来。田明与我品茗而坐,长方形餐桌上方的吊灯,笼罩我们于一团温暖氤氲的光晕里;餐桌中央,是一盆翠绿欲滴的香兰,婀娜多姿的枝叶顶端,已有白瓣黄蕊的小小花朵在静悄悄地绽放;南窗外,是在早春的细雨中舒展着绿意的原野,终南山的朦胧剪影在暮霭中忽隐忽现……

  身旁的田明,真如眼前的这株幽兰,散发着真挚与纯洁的馨香。






分享到: